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震中海螺沟景区,“又是疫情又是地震,游客少是不幸中的万幸”

时间:2023-06-06 09:08:20 | 浏览:550

泸定县磨西镇近贡嘎大道现场情况。受访者供图文|杨立赟 辛晓彤 熊彦莎编辑|余乐四川甘孜州泸定县6.8级地震的震中在海螺沟冰川森林公园,这是一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财经十一人》了解到,当地的民宿等建筑大多在震中严重受损,但由于受成都疫情影响

泸定县磨西镇近贡嘎大道现场情况。受访者供图

文|杨立赟 辛晓彤 熊彦莎

编辑|余乐

四川甘孜州泸定县6.8级地震的震中在海螺沟冰川森林公园,这是一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财经十一人》了解到,当地的民宿等建筑大多在震中严重受损,但由于受成都疫情影响,外加上暑期结束进入旅游淡季,被困在景区内的游客不多。

不过,地震发生时,依然有少量游客在海螺沟景区徒步、登山,地震后失联了数小时,其后在9月5日晚间随着通讯信号恢复,逐步与外界取得联系,但是仍然被困在塌陷的山体中等待救援。

地震对海螺沟的旅游业者而言是雪上加霜,尤其是拥有民宿、酒店的实体经营户,但是他们认为没有大批游客死伤是“不幸中的万幸”。

据央视报道,9月6日上午,估计海螺沟景区内有200多人被困,四川路桥所属康新项目部正在磨西古镇抢通往海螺沟景区的唯一道路。

海螺沟景区由山上的风景区和山下的村庄两部分组成。甘孜藏族自治州宣传部的一名刘姓工作人员对《财经十一人》表示:“景区的游客不多,村庄有群众被困。现在也顾不上去评估景区的损毁情况,一切以救人为主。”她表示,安置点已经通了水电,其他区域在逐片恢复。

据甘孜州人民政府新闻办消息,震中有30名外地游客已经得到安置。截至9月6日,甘孜地震灾区共设置41个集中安置点,其中21个在海螺沟片区,20个在得妥片区;总共安置群众超过1.5万人。

截至发稿,《财经十一人》无法拨通海螺沟景区门票经营管理中心的电话,海螺沟景区官网也无法打开。

民宿酒店不同程度损坏

业主大多有抗震经验

《财经十一人》拨打了海螺沟景区附近20多家民宿的电话,只有零星几家能联系上。

何黎是海螺沟山之野温泉民宿的老板。地震来时,这家民宿里只有他和一个厨师。成都正在实行严格的疫情管控,这里并没有什么客人。

“作为四川人,我心里的概念是’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地震来的时候我在睡觉,震醒了就马上卷着被子躲到墙角。震感持续了30秒左右。”何黎经历过2008年的汶川地震和2013年的雅安地震。虽然汶川地震的震级高于这一次,但是他感受到的震感不如这一次强烈。

“受暑假后的淡季和成都疫情的影响,我这没什么客人,但是磨西古镇上还有游客。他们大多是从泸定过来游玩的,并没有在民宿居住。”何黎说。目前其他村镇通往磨西古镇的路都断了,远远望去,只能看到古镇附近严重的山体滑坡。

何黎所在的泸定县磨西镇共和村二组目前伤亡有三人,房屋倒塌的情况严重,正在开展“村民自救”。何黎称,村长去了镇上,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地震,腿被砸断,已被送往康定的医院。

山之野民宿的房屋尚好,地砖瓦片全部震碎。受访者供图

海螺沟共和组二村的道路遍布墙体崩裂的碎砖。受访者供图

共和组二村的村民担心余震发生,坐在屋外等待。受访者供图

共和村二组的房屋大多为砖混结构,在震中的震感面前显得脆弱。房屋倒塌的本地村民带着铺盖和食物前往村里废置的小学,将其作为临时安置点。村中民宿建得相对牢固,但是地面裂缝和墙体崩裂的情况仍然普遍。破碎的砖头洒满了村里为旅游业发展而修建的跑步绿道。

何黎这家民宿的地砖墙体均有破损,所幸房子还未倒塌。他在灾后帮忙清理了路上的石块和砖头,但塌方和滑坡道路受阻,伤者无法及时送往医院,他表示“真的尽力了,希望每个灾区人民接下来都能平安。”

“我是去年来这开的民宿,今年暑假是目前为止生意最好的时候,接了大概1000个订单。现在又是疫情又是地震,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何黎叹息道。民宿的老板们在震后4小时等来了信号,给家人报了平安。9月5日当晚,他们大多在车里过夜。

去海螺沟景区的必经之道上,有一个磨西古镇,也是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唐凡在磨西古镇一家民宿工作,地震时她躺在民宿地下室的宿舍床上。感受到强烈的震感大概5秒后,她鞋子未穿就跑去了院子里的空旷区域。

唐凡所在的民宿没有倒塌,但是镇上的老房子垮塌严重。9月5日震后一度断水断电,当晚,政府在海螺沟游客中心贡嘎广场空旷地带组织搭建临时的救援帐篷,作为临时安置点。直至9月6日,古镇安排了临时发电。手机信号已经全部恢复。

同样位于磨西古镇的民宿“西驿·木舍小筑”的老板徐前洪对《财经十一人》表示,进入景区的通路已经损毁了,救援人员正在疏通。

徐前洪介绍,现场仍有余震,群众已经转移到安全空旷的临时安置点,通话也已恢复,电力则使用应急电源。

从他提供的视频和图片来看,马路上已经有稀稀落落的人影,但仍没有人敢进“危房”。“很多楼房虽然没有倒下,但是都发生了倾斜。”徐前洪说,内外墙体和地面都有明显裂缝,木质建筑也有不同程度的损毁。

“我们附近有一个露天酒吧完全倒塌了,好在里头没有人。”徐前洪说。

这家民宿的股东是甘孜州西驿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其在海螺沟磨西镇总共投资了七家民宿,目前有两家损毁严重。徐前洪称“具体经济损失现在没法估量”,不过好在员工和客人都没有受伤。

另一家在海螺沟景区旁边的“木林森村”温泉酒店,地震时还有四名游客和两名工作人员在店里。该酒店的前台人员王女士表示,他们目前已经转移到安全地点,没有人受伤。“酒店外墙有墙皮脱落,有裂缝,里面不知道,地震之后没敢再进去。”

王女士目前住在安置点,经过一天的慌乱,她在电话中显得有气无力。回忆地震时的场景,她虚弱地说:“感觉到剧烈摇晃,架子上的东西噼里啪啦往下掉,天花板也在掉粉。”当时,四名游客先跑到了酒店的天井中庭,等剧烈摇晃过后才跑出来。

不过,她又表示,酒店平时会进行防震演练,因此这次面对地震并没有那般不知所措。

9月5日,甘孜州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应急指挥部发布公告,对泸定县、海螺沟全域实施临时管控,实行人员和车辆“只出不进”,暂不接受社会救援力量参与抢险救灾。经州、县疫情防控指挥部批准进入的,须持24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健康码绿码且无风险城市旅居史,在管控区入口处接受“落地检”。

灾区返乡群众确需进入的,须持有目的地乡镇、街道出具的证明。灾区群众和参与救援人员开展每日一次核酸检测。

携程、去哪儿、途家、同程等在线旅游平台在第一时间纷纷面向灾区,推出9月5日至12日旅游订单的退改政策,启动应急保障措施。

旅游业是泸定县支柱

将面临灾后重建大考

唐凡表示,磨西古镇上的酒店客栈受疫情影响,游客很少,这是疫情下的不幸。而地震之后,民宿业主们都认为没有游客是不幸中的万幸,减少了可能的伤亡。

海螺沟发源于海拔7556米的“蜀山之王”贡嘎雪山的东坡,沟长约30.7千米,面积约220平方千米,冰川形成于1600年前。海螺沟是泸定县的两大核心景区之一,主要看点是自然景观;另一大景区是泸定桥,以人文景观为主。

旅游业是泸定县的支柱型产业。根据泸定县统计局的数据,旅游业对泸定县服务业增加值的核算贡献很大,2021年该县服务业占GDP比重达57.1%、对GDP增长贡献率达75.1%。

据泸定县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当年累计接待游客1074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15亿元,分别是前五年的3倍、3.9倍。

然而在疫情之下,低迷的旅游业对泸定县的经济造成全方位冲击。根据泸定县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2年1月至5月,泸定县实现旅游总收入约12.3万元,同比下降35.5%;接待国内外游客约118.4人次,同比下降34.7%。该报告称,“旅游业的不景气对我县GDP核算结果将造成很大影响。”

“西驿·木舍小筑”的前台员工刘先生告诉《财经十一人》,暑期旺季一过,海螺沟从9月起已经进入旅游淡季。这两年因为疫情原因,生意并不好,“今年住店人数是往年的五分之一左右。”刘先生说,来海螺沟旅游必须出具24小时核酸且无中高风险旅居史,由于成